草榴社区地址_要狠狠撸_刺激撸网站_草榴邀请注册码_天天撸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大学生在露营区被轮姦得欲仙欲死(四)
 

    女大学生在露营区被轮姦得欲仙欲死(四)

    时间:2018-02-09 冷淡男人已经射完精,扶着我的腰从我体内退了出来。男人的孽根一抽出去,先前被堵住的精液和淫水立刻流出来,量多得令人脸红,任何人都能看出刚才战况之激烈。   我的腿上淌满精液和淫水,这认知让我暗自兴奋,连指尖都微微发软。   本来正揉捏我左边大奶的眼镜男立刻补上冷淡男子的位置,迫不及待的把巨根捅进我淫蕩的小穴里。   「啊…….啊…….」我的湿穴轻易就容纳了他坚硬的巨根,肉壁又再次贪婪的缠上那插进体内的孽物。刚才他们四人在一旁看我们两个美女被干,一边打手枪一边等待,现在早就已经等不及好好冲刺一番。   眼镜男没有循序渐进,一开始就用高速撞击我的臀部,他的孽根没有冷淡男子长,顶到我的花心还是不在话下,每一下都顶得我浑身发麻,小穴一收一缩的吃着肉棒,对陌生的孽根欢迎之至。   「哦哦哦~~~昂、昂、昂啊啊啊啊~~~~不要吸啊~~~~」   我已经被顶得舒服得不行,刺猬头却挑这个时机改舔为吸,轻啜着我奶头,双重攻势令我难以招架,双手不自禁的抱着男人的头颅,哀鸣着求饶,任谁都能看出我的口是心非。   小穴被插得好爽啊啊啊~~~奶头也是…….好棒………噫噫噫啊啊啊啊…….吸太大力了呃…….啊…….轻点呀啊啊啊~~~不要吸这么大力…….啊……..另一边也好想被吸啊啊啊啊~~~   虽然右边的大奶和下面的小穴都被男人弄得很满足,左乳却无人疼爱,空虚感让我忍不住向一旁的矮男伸手,眼中透露着渴求。   左边的奶子好想被吸………啊啊…….已经硬得发痛了……..   矮男会意的上前,在我的左乳上狠狠拧了一把,我叫了一声,并不满足于此,迫切的渴望让我抛弃矜持,开口邀请道:   「吸我…….吸我啊啊啊──」啊啊啊…….身下的男人顶得好用力,小穴好爽啊啊啊~~~   「贱人!」矮男低骂一声,终是如我所愿的含住了我的左边奶头,大力吸啜起来。   「哦哦哦哦~~~~嗯哈、啊啊啊啊~~~~」我一手按着一个脑袋,被男人吸得快爽死了,双腿大张着让男人尽情操穴,一次被三个男人玩弄我的玉体,幸福得受不了了。   以前也有过几次性经验的我,从来不知道原来被男人干可以爽到这个程度,爽得只想永远停留在这一刻,一辈子被男人操,被男人们上到连续高潮。轮姦是个可怕的辞彙,今晚我第一次被不认识的男人们轮姦,却被…….啊啊啊…….轮姦得……好爽…….啊…….   眼镜男快要达到高潮,开始新的一番冲刺,重重的顶着我的水穴,顶得我直翻白眼,高高低低的淫叫着,哦哦啊啊的娇啼不绝于耳。   我何德何能,竟然能一次遇上一群猛男,每个人尺寸和性能力都是人中之龙。每个女人都只梦想一个,我和小迎却一次遇到六个。   啊啊啊…….好、爽、好、爽、啊啊啊啊~~~~好深…….好猛……两粒奶子也…….被吸得……..爽死了啊啊啊~~~嗯!嗯啊啊──   不……..不行,眼镜男快射了…….哦哦哦……..他一定也想射在里面……..啊啊啊~~~不行啊~~~一个晚上被内射这么多次…….哦哦啊啊啊~~~我会怀孕、不行啊啊啊───好爽……..好爽啊啊……..   「不可以、不可以──」我和小迎几乎同时喊出来。   原来刚才高大男人干了小迎一回以后,第一个干我的男人就让小迎跪在地上,双手撑着长椅,不顾小迎的挣扎硬是骑了上去,像脱缰的野马疯狂挺腰,操得小迎叫苦不迭,腿间和我一样春水氾滥,也被插出不少先前被射入的精液。   现在那男人也快要射了,和干我的眼镜男一样也想射在美穴中,我和小迎又是求饶又是喝止,但别说是出一张嘴毫无作用,早已成为孽根的俘虏的花穴也背叛我们的意志,期待着男人再一次浇灌精液在我们体内盛开的花朵上。   「我要射了──」   「我也要射了──吼──射给妳、通通射给妳的小骚穴!!」   两个男人比赛似的猛力操穴,干得两位美女大力仰头,接着把孽根顶到最深处,扣着我们的细腰最大限度往他们跨下压,不容我们脱逃,一波一波的爆发在被内射过三回的紧窒湿穴里,灼热的精液一汩一汩浇灌在花心处,烫得花心喜不自禁的哆嗦着。   「啊啊啊啊啊~~~~呀呀啊啊啊啊~~~~」   「哈啊啊啊啊────啊嗯啊昂昂昂啊啊啊~~~~」   我和小迎也比赛似的放声浪叫,别说附近没人,哪怕有人我们也顾不得了,只有尽情淫叫才能发洩我们快承受不住的快感。   「啊啊啊~~~」   「洩了!又洩了!果然够贱!又被内射到洩了!」   不…….不要说了…….好丢脸…….好爽……..我的身体太淫蕩了…….啊啊啊~~~还在射……..好多精液…….快满出来了…….啊啊啊~~~他们的精液怎么都这么多……..小穴吃不下了…….好胀……..啊啊啊昂啊啊…….好烫呀啊啊~~~爽死了呃──   「太多了…….啊啊啊…….不要啊…….」跪趴着被骑的小迎也受不了被大量灌精的快感,穴口大力抽搐着,像一张贪吃的小嘴吞嚥着男人的肉棒和精液。我第一次就是被那个男人灌精,自然很清楚他的精液量有多可怕,小迎被射得流泪也很正常。   被连续强上四次,我的体力已经消耗殆尽,接下来是谁插进我的小穴,我也分不清楚了。我只隐约知道自己被翻转过来用跪趴的方式被干,另一根肉棒插进我嘴里让我口交,但是在射精之前就退出去。我不解,后来才得到了答案。跪在背后干我的男人把我操上天堂,精液全数洩在我小穴里后,让我口交的男人扶着我站起来,从背后插进我还来不及闭合的淫穴。   他粗喘着大力开干百多下,两只大掌揉着我的巨乳,在我几乎要腿软瘫倒之际,放肆的在我体内灌精,爽得我又哭又叫,体内不知从何处涌上一股力气,撑着身体让男人把一波一波热液射在我的花心上。   「啊啊啊啊~~~~」我又被内射了啊啊啊~~~~好爽、好爽啊啊啊~~~~烫死我了……..小穴被烫死了啊啊──好多…….好多啊啊~~~   没轮到的人在一旁手淫或者抚摸我们的身体,然后最后都在我们体内射精,颇有不把我们的子宫灌满精液就不罢休的架势。我们开始害怕起来,但马上又被内射的快感激得放浪淫叫,迎合的扭动美臀,长腿大张着迎接男人的巨屌,每次被灌精就爽得高潮一次,早就忘了自己是在被轮姦,沉醉在男人勇猛的抽插中。   我和小迎被用无数种体位强姦,丝毫没有抵抗。男人叫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不管他们想听多淫秽的话,我都大声淫叫给他们听。   「干死我啦啊啊啊啊~~~~我要被干死了啊啊啊~~~~好爽、哥哥干得我好爽啊啊啊~~~~」   「贱货!再多叫一点!说妳喜欢被干!说妳喜欢被强姦!」   「啊啊啊啊~~~~昂啊啊啊~~~~我喜欢被干、喜欢被强姦啊啊啊~~~好喜欢、好爽啊啊~~~」   「好爽!好紧!被这么多男人干过还吸这么紧,是不是天生喜欢被鸡巴插穴!贱人!」高大男人被我淫蕩的小穴吸吮得快射精,嘴里骂道,表情近乎狰狞,被我的淫穴伺候得爽得不行。。   「是啊啊啊啊───我天生……..喜欢被插穴…….啊啊~~~」   「喜欢被什么插穴?」   「喜欢…….鸡巴插穴、喜欢男人用鸡巴插我的穴啊啊啊~~~~好粗…….哥哥的鸡巴好粗啊啊啊~~~小穴受不了了………小穴好喜欢啊啊啊啊~~~粗鸡巴插死小穴了啊──」   我不停的洩水,也看到几次小迎被干到洩精的样子,彷彿在恳求男人把小穴操坏般淫蕩,原来我在男人们眼里也是这副模样,怪不得他们像吃了壮阳药一样越战越猛,完全停不下来。遇上两个淫蕩到极点的尤物,长相清丽,白生生的奶子又软又大又挺,随着动作上下晃动使人眼花撩乱,花穴操几次都一样紧窒销魂,被内射就洩水洩不停,长腿大张等男人干,粉桃似的丰臀撞起来软绵绵的淫波荡漾,不往死里操都对不起自己。   所以,被男人疯狂轮姦也是理所当然的,哪怕他们本来只打算玩几回合,现在也停不了手。   我数不清自己被灌了几次精液,只顾着淫叫,他们不断逼迫我喊下流到极点的淫声浪语,我都乖乖配合。   「我们…….是来找男人的…….啊啊、我们故意来找干啊啊啊啊~~~」   「我故意勾引男人来…….哈啊啊──强姦我啊啊啊~~~」   「我奶子大…….就是为了…….呀啊、让男人吸我的奶、勾引男人干穴,干我淫乱的小穴……..好深啊啊啊~~~又要洩了啊啊啊啊~~~~」   完全没道理的歪理因为我淫媚又欢愉的叫喊,彷彿成了事实,我似乎就是为了让男人干而来露营,故意让男人看我的大奶进而轮姦我,但是,哦哦哦哦~~~我没有啊啊啊啊~~~~我没有勾引男人…….好爽、好爽、我不行了──小穴要被插坏了~~~小穴爽死了哦哦哦哦~~~~   我们就这样被轮姦了大半夜,中途我昏过去了,几个小时后醒过来,又被休息好的他们继续轮番上阵,小穴彻底爱上被灌精的快感,我连求男人射在小穴里的话都喊过了,真正是身心都被干得改造了一回。   到了早上太阳出来以后,他们张罗一些吃的,我们吃完以后被他们带进帐篷里搂着睡一回回笼觉,睡梦中他们的狼爪还时不时伸过来抓两把奶子,我却累到没有力气拨开,随他们去了。   这天是星期一,我和小迎本来就是算準来这天露营区不太会有游客,这下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反而方便了几个色狼恣意妄为。   吃过午饭后,他们把我们带去洗澡,在浴室里吃尽了我们的豆腐,高大男人还上了我一次。然后他们要我们把带来的几套衣服拿出来给他们看。他们各自挑了喜欢的衣服,要我们穿上,我和小迎以为他们终于要放过我们了,穿上后发现他们的表情很兴奋,才知道这只不过是他们另外一个游戏。   原来是刺猬头主张白天打野战当然要从穿着衣服开始,更有刺激感,其他几人纷纷同意他出的这个馊主意,让我和小迎恨得不行。   也许有人会觉得同样是被强姦,穿着衣服至少比较有尊严,我却不这么认为,因为这只不过是满足他们追求刺激的慾望罢了,我们两个被彻底当成了玩物。   我被要求穿上一件短袖V领衫,胸罩当然没有穿,一双诱人的丰满玉乳呼之欲出,下半身则穿着膝上百摺圆裙,里面是又薄又小、半透明缀着蕾丝边的内裤。当眼镜男一脸「妳果然很淫蕩」的得意表情指定要我穿上这件内裤时,我悔得脸色都青了。当初真是脑子坏了才带这件内裤来,我总共也就只有这么一件比较大胆的内裤,现在却被男人像抓到把柄似的嘲笑,被当成一个闷骚的浪女。   小迎则是穿上绑带小可爱,一样没有穿内衣,紧身布料完全贴在一双大奶上,形状清清楚楚,下半身是一件极短的小热裤。那件裤子本来是我的,但矮男想看她穿,就让她穿上了,内裤则是平常的棉质内裤,包裹着小迎浑圆的臀部,还是很有看头的。   我们被带到各个不同的地方轮姦。一开始是在隐密的树林里让我扶着树干,翘着屁股被男人从身后硬骑上来,他们不脱掉我的衣服,只是掀起我的裙子,扯下我的小内裤,一个插完换一个,每次都把我往死里干,干得我哭爹喊娘,高潮不断,直到逼得我洩三次水才肯停;接着不顾我的疲惫,硬是把我压在草地上,光天化日之下姦淫我淫水氾滥的小穴,我的一双漂亮长腿被架在男人手臂上,被干得一晃一晃,沾满男人精液的小内裤则挂在右脚踝,在男人律动的过程中要掉不掉,高潮时连脚尖都绷得紧紧的,看起来十分淫蕩,男人们也看得非常过瘾,又逼我洩了两次才稍事休息。   他们把我带回营地,我看到小迎正躺在他们的车引擎盖上,冷淡男子俯在她身上,猛烈的挺动腰部,操得小迎两条腿无力的大开着,嗯嗯啊啊淫叫得蚀骨销魂,双手搂着他的颈部,享受那根格外粗长的巨屌插入花心胡捣的巨大快感。   「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小迎又被干到翻白眼了,阴精也喷发出来,洩在男人腹部,几乎就像鼓励一般,讚美着男人傲人的性器和腰力。「呀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