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榴社区地址_要狠狠撸_刺激撸网站_草榴邀请注册码_天天撸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六集 东督篇 下  第一章 大小杀神
 

    风月大陆 第六集 东督篇 下  第一章 大小杀神

    时间:2018-07-10 玉珠看到那两个大马金刀地坐在临湖居门口的怪人,顿时心中一惊,伸手将胯下战马的缰绳一带,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公子,他们……」   但是玉珠的话被身边怒气沖沖的男人打断了。看到往日热闹的临湖居里只有一个身形巨大的男人和一个个子矮小的汉子外,再没有一个客人,连可怜的女主人也都躲得远远的,叶天龙满满的打算顿时化为乌有。   「岂有此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你们两个家伙是什么来路啊,坐在哪里想干什么?」   说话间,满脸不高兴的叶天龙已经带马冲到临湖居的店门口,迎上了那两个起身站定的怪人。   这一站起来,叶天龙顿时暗暗吃了一惊,那个身躯庞大的男人居然比左岛近还有大上一号,站在前面犹如一座大山,而他身边的那个个子矮小的汉子则是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虽则看起来如同孩童一般,使得两人的搭配惹人发笑。   虽然心中吃惊,但素来胆子大的男人还是一鼓作气策马冲向前面的两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让他们见识一下自己的厉害。   哪想一股怪异的阴风突然间从前面传来,叶天龙胯下的战马倏然跳跃起来,弄得马背上的主人好一阵忙乱。站在前面的两个怪人相互看了一眼,眼中是轻鬆的笑意。   知道了这阵阴风的来路,叶天龙乾脆从马上跃下,站到他们的面前,双手叉腰威风凛凛地说道:「你们两个混球,知道本大爷是什么身份吗?竟敢在本督面前弄手脚,不想活了?   快滚蛋吧,不然的话就把你们弄到大牢中快活。」   前面的两个怪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身材庞大的巨人发出却是与其身材极其不符的尖细锐利的声音,好似有人拿着一把锉刀在磨铁器一般,反而是那个身材矮小精瘦的汉子声音洪亮,如同平空而出的雷声,震得人耳鼓嗡嗡作响。   辛西雅和她的女神战士们早已从马上跃下,神色戒备地望着前面的男人,暗中凝聚起全身的功力,从他们的笑声中可看出这两个家伙绝非是普通的角色,可以说是相当可怕的敌手。   「公子,他们是来自楚越的大小杀神!」   跃到叶天龙身边的玉珠低声急促地报出了两个怪人的身份,同时一只玉手按上了腰间的长剑。   「这个女娃子挺有眼力的嘛,居然知道我们兄弟的名号。」   身材矮小精瘦的汉子颇感惊讶地望着面前清秀的玉珠,能一眼看出自己两个人身份的人在大陆上可是不多见的,更不用说眼前的玉珠还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女人,虽说眼前的男人不值一提,可他身边的女人倒是值得注意。   引起这两个杀神注意的并不仅仅是玉珠一个人,辛西雅和她的那些女神战士们所流露出来的精气神和沉稳的气势无不在告诉他们两人,眼前是一群非常可怕的高手,绝对不容忽视。   「楚越的杀神?」叶天龙疑惑地望了一下玉珠,然后又看了看前面两个面容可怕但又举止可笑的杀神,「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玉珠暗暗摇头,她知道一时半刻要想将这两个杀神来历解释清楚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在风月大陆上,知道这些个杀神的人的确是相当少,因为玉珠出身于暗黑一族,又从小就游历各国,寻求揭开身上封印,开发出自身强大实力的机会,故此她的见识是非常广的,加之这段时间和于凤舞在一起时又经常交换情报,是以她才会一眼认出这两个人是非常不好惹的大小杀神。   「没有见识的小子,你这只井底之蛙怎么可能知道我们兄弟的名号呢?」   巨人般的杀神嘲笑道,他的声音又尖又细,好像是一股细细的铁丝钻入叶天龙的耳门,让他感到十分难受。   将叶天龙皱起眉头难受的样子看在眼里,身材矮小的那个杀神声如巨雷般的喝叱道:「小弟,不可对东督大人无礼!」   说来奇怪,他这样一说,那个身躯庞大的杀神居然就神色恭敬地低头应声,显得他对这个矮小的杀神无比的尊敬。   叶天龙正在疑惑之际,身材矮小的那个杀神已经微一抱拳,一股如同来自九幽深处的阴风从他身上涌出,扑向站在前面的叶天龙。   「在下高巨,他是我的义弟艾小小。」   从高巨的口中说出的名字和他们给外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简直是极大的反差,让人怀疑是不是当初他们父母起名字的时候给弄错了?这样的名字和这样的人一联繫,没有一个人不会感到发笑的,自然他们前面的对手也不例外。   玉珠和辛西雅她们还是微微一笑,因为感到这两个人可怕的实力,这样的对手是值得重视的,不应该过于取笑。但她们身边的男人可就没有这种感觉了,这么好笑的事情如果不大大的取笑一下,岂非对不起为他们取这名的人?   「你叫高巨?他是艾小小?……哈……」   听到和他们的身材截然不同的名字,叶天龙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可是他的笑声才发出一个音节,彻骨入髓的寒劲将他笼罩,似乎是他身遭的空间骤然进入到了数九寒天,甚至于比那还要冷上百倍。   从笑声变成了重重的喷嚏声,期间的变化之快,让叶天龙来不及作出更加漂亮的反应。   虽然知道自己已经丢了一次脸,但是当务之急是先要将缠上身的这股怪异的寒劲消去,叶天龙顾不上发挥口舌之利将那个卑鄙的家伙痛骂,忙运起全身的功力去抵挡逐渐侵入体内的寒流。   真气在全身的经脉中急速地流转,堪堪将全身重要的经脉护住,要想完全驱逐出彻骨的寒流,叶天龙好像还差那么一点火候。无可奈何之下,他只有退后一步,企图用距离来弥补功力的差距。   但自称是高巨的那个杀神岂能容他轻易逃脱自己这「九幽寒光」,他马上催动真气,继续加强罩住叶天龙的劲气,争取能尽快解决眼前的男人,让他知道杀神的厉害。   没想到自己退了一步,非但没有摆脱困境,反而受到更大的压力,叶天龙不禁暗暗叫苦。   先是不小心让高巨偷袭得手,失了先机,现在又回退示弱,让敌人的气势更加强盛起来,叶天龙知道自己犯了太多的错误。   值得庆幸的是,叶天龙的身边都是身手超一流的高手,她们也看出了其间的奥妙,知道叶天龙已然全然落入下风。   斜刺里伸出了两支银光闪闪的标枪,枪尖上所蕴含的浑厚真气立时将高巨的真气生生截断,是辛西雅和另外一个女神战士出手了。   高巨的身形微微一震,气机的牵引让他明白到前面的这两个女人一身不俗的功力,能如此精準地击中自己真气的路线,挡住真气的发出,这份眼力和内力均非同寻常。   感到身上的压力顿时一轻,叶天龙鬆了一口气。真气在身上快速地运行了两周,将侵入体内的阴寒之气尽数驱赶出去后,他大大地喘了一口。   「混蛋,这么卑鄙龌龊!」   听到叶天龙如此中气十足的叫骂声,玉珠和辛西雅她们顿时心头一鬆,知道这家伙已经没事了。   高巨暗叫一声:「可惜!」知道自己再没有机会得手,只得收回真气。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向来中了自己「九幽寒光」的人,没有一个不为阴寒之毒所侵,得花上好一阵子才可以将其驱逐,如果功夫差的对手,甚至于得花上好几天的时间。而他从叶天龙先前的表现来看,这个家伙只能算是一个普通的高手,也就是属于要花几天来化解阴寒之毒的那一类,怎么可能在一转眼的工夫就变得生龙活虎,中气十足了呢?   由于他不知道叶天龙的底细,因为其天赋的异秉,是以对这些阴寒之毒有着天生的抵抗力,所以高巨第一次生出了眼前这个家伙莫测高深的感觉。这样一来,也让他错过了立下杀手的机会。   高巨一阵大笑,震得叶天龙他们的战马一阵惊慌。   「身为一个武人,必须随时随地保持警惕之心,自己的技艺不行,还要埋怨别人,实在让我感到失望!」   叶天龙不禁冷笑道:「强词夺理,一派胡言乱语!」   高巨没有搭理叶天龙的话,而是继续说道:「我们兄弟这次从楚越国来,听闻叶将军武功高超,一时手痒,想请将军不吝赐教!」   「好哇,向我挑战来了。」叶天龙笑嘻嘻地应道:「你们兄弟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   「噫,这个家伙脑袋是不是有问题啊?」   高巨和艾小小的脑中同时跳出这样的念头来,从刚才的表现来看,叶天龙根本就是自己兄弟两人的对手,本以为他会托词推脱的,不料叶天龙居然是这么乾脆地答应下来,让他们两人在喜出望外之际,又有些不知所措,想好的那些激将话语竟然白白浪费了。   「我们……」   高巨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叶天龙已经自以为是地介面道:「喔,你们要一起上啊?可以,就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有多少实力吧?竟敢来挑战本大爷!」   「他自己不上吗?」   高巨和艾小小的心中升起了大大的问号,很快他们就明白了叶天龙这句话的意思了。   玉珠和辛西雅同时跃出,一剑一枪爆出慑人的寒光,直逼高巨和艾小小两人的胸口。真是人如狂风,劲气如山,压得他们感到呼吸都有困难。   高巨和艾小小狂喝一声,身形电转,毫不迟疑地迎上了玉珠和辛西雅。高巨的口中同时叫道:「天龙小子,自己不敢上来吗?叫手下的女人来送死,真是没有骨气的男人,不如回家躲到女人的裙底吧!」   说话的时候,两道黑色的细刺从高巨的大袖底部游出,搭上了玉珠的长剑,一扭一绞,顿时将玉珠如电闪雷击一般的攻击化解。   受到指责的男人却是一脸的不在意,还让手下的女飞卫给搬了一张椅子出来坐下,轻鬆地回道:「你先击败我的手下再说吧。」   那边的艾小小更是乾脆,一双又粗又长的巨大手臂一伸,硬生生去架辛西雅的飞电标枪。   他的手臂长达五尺,手掌如同大蒲扇,这一伸便将身前的所有空间给佔住了,让辛西雅的飞电标枪毫无可乘之隙。   「叮!」   一声金属的脆鸣,手臂和飞电标枪的接触居然就像是两种金属碰撞一般,甚至于能看到几丝飞溅的金星。   「金刚护体!」   辛西雅的眼中闪过惊讶的神情,没有想到事隔多年,居然有人能练成号称天下最坚固的防御功夫「金刚护体」,这是一种至刚至阳的护身绝技,练功期间的过程固然漫长艰险,而且时时有魔火焚心之苦,据说在创立之后,大陆上能练成此功的人寥寥无几。但练成之后,威力确实惊人。一运起功来,那绝对是坚逾金石,不管是什么神兵利器都不能伤其丝毫,而且因为当初创立此功时,就是为抵抗神器的威力,所以即使是那些远古的神器,也不能伤其毫毛。   就在辛西雅这一思忖之间,艾小小的双手如同捞鱼一般的展开,全力向她攻来,两条粗壮的手臂交织成肉山,其势之沉,如果挨上一下的话,肯定是很大的麻烦。   辛西雅手中的飞电标枪一摆,在身前划了一个亮银色的光圈,将伸进自己中宫的大手震出了危险区域,顺势枪尖一颤,点向对手的眉心处。   高巨的那双黑色细丝刺在玉珠的面前幻出夺命的轨迹,一上一下直奔玉珠的要害之处。   原本柔韧细长的黑丝刺在高巨的真气催动下,变得又直又硬。   玉珠的长剑一震,抖出了重重剑影,剑势张开如扇面一般,将两条黑色细丝刺的来路悉数封住。   「好身手!」   高巨的眼中闪过一丝讚赏的神色,眼前这个年轻美丽的女子居然能使出这样寓攻于守的招式,真是出人意表。武功和经验均是上上之选的高巨一眼就看出玉珠这一招看似封架自己的攻击,然而在漫天的剑影中藏着可怕的后手,如果不小心的话,就会被突然从幻影中刺出的长剑所伤。   脸上露出了一个冷冷的笑意,高巨依然原式不变的迎上去,两道黑色的影子在空中几乎失去了真实的影像,一抹森冷的杀气逼向玉珠,所取的是眉心和心坎两处。   「叮!叮!」   两声金属的鸣响几乎在同一时间里发出,玉珠的长剑竟然能準确无误地接住两道细丝刺,丝刺点上长剑时,爆出的奇异火星让人明白高巨手中的细丝刺绝非普通材料所製。   玉珠和高巨各自的身形均晃了一晃,漫天的剑影消去,玉珠的身子多退了半步,这说明了玉珠的功力比起高巨来还是差了一筹。但这样的结果却让玉珠十分欣喜,大小杀神在杀手和刺客这一行中有着崇高的地位,几近是传说人物,自己居然能和这些人一较长短,这是她以前连想都没有想过的。   心中这样想着,玉珠手中的剑势可不慢,长剑按照原先预计的轨迹突然出现在高巨的右肋空门,长剑上流转着肉眼能以察觉的黑暗之气,使得原本清冷的剑身在阳光下出现扭曲的模样。   这一剑已经蕴满玉珠的真气,强大的气势让高巨暗暗心惊。   「不愧是暗黑一族的高手,竟然有如斯的威力!难怪传说中的他们连神族也不放在眼里。」   高巨不敢怠慢,身上的长袍猛的向外张开,体内真气狂涌,左手的细丝刺有如一条有生命的灵蛇,在长剑的前面幻出一圈圈的黑影,每一个圈子的出现都将长剑上的真气消去一些。   玉珠的长剑好像是自动投入前面的真气圈中,不由自主地被那细丝刺缠起来。   而高巨右手中的细丝刺则是闪电般的弹起,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绕过玉珠捏着剑决的左手,噬向她的娇躯。其势迅疾无比,眨眼间已经到了跟前。   艾小小低喝一声,从辛西雅的飞电标枪上传来让他相当不舒服的感觉,知道这是一把带有电系魔力的利器,虽说自己有奇功护体,但挨上一下也是不大好受的。   更重要的是,看似辛西雅的飞电标枪点向自己的眉心,但枪尖在点刺的过程中有一个微小的颤抖,如果不是眼力高超,根本无法发现其中的奥妙。   飞电标枪真正要攻击的位置是他的双眼,一个在整个护体的神功中最薄弱的地方,这个女人好可怕的身手,和自己以往对上的敌手都有很大的差别,居然在第二招的时候就逼得自己要缩手防守了。这是自己练成「金刚护体」之后从来没有遇到的。   艾小小心中这样想着,动作却是丝毫不乱。他的身躯虽然庞大无比,但身手却是相当的灵活,甚至比一般的高手还要迅捷灵敏数倍。   左脚后退半步,上半身作出了一个相当不可思议的闪避动作,灵活地扭动粗壮的熊腰,霎时间就变化了三种不同的身形,在避过辛西雅 厉的攻势同时,那双坚逾金石的铁臂一盘一错,张开的大手五指如钩,抓向辛西雅。   辛西雅纵使退得飞快,但因为没有料到这个庞然大物居然可以作出如此灵活的举动来,一时不慎,手臂处被艾小小的铁指擦了一下,即使是女神战士强横无比的肉体,这下也让她感到那个地方一阵发麻,口中也微微哼了一声。   佔得上风的艾小小更是得势不饶人,藉机踏上一步,巨掌横扫,一股炎热的劲气喷薄而出,使得辛西雅如同置身于熔炉之中。   辛西雅的身材应该算是高挑丰满了,可是和艾小小一比较,真是好像小孩与大人的较量,只见她一个娇躯在他的双掌之间窜行跳跃,好比游动的鱼。但由于对方身高臂长腿长,对方的一个动作,她就要付出双倍的努力,使得应付起来难度颇大。   看到玉珠和辛西雅居然对上这两个杀神毫无优势,甚至可以说是处于下风,叶天龙可不高兴了,这样下去,自己心爱的女人岂不是有受伤的可能性?   「你们上去帮一把,先干掉一个!」   叶天龙对身边的女神战士们面授机宜,指挥她们上前主攻艾小小。   玉珠手中的长剑终于被高巨的那根细丝刺缠住了,一圈一圈的丝刺将发出阵阵龙吟声的长剑绞得紧紧的,虽然玉珠使出全力想要摆脱困境,但一时间却是难以奏效。可是刺向右肩膀的那毒蛇般的丝刺已经冲破了她护身的真气,白嫩的肌肤上甚至已经出现了刺痛的感觉和凹陷的痕迹。   玉珠的心中暗暗歎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和眼前这个成名已久的杀神在功力上还是有差距的,无论是经验还是内力,自己现在还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假以时日,自己一定会超过这个家伙,但目下看来是不行了。   像方纔这一招,其实自己是佔得一点先机了,只是在经验上有欠缺,看到机会就全力地攻击,却忘却了对手的难缠和实力。难道自己真的只有鬆开手中的长剑退后一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