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榴社区地址_要狠狠撸_刺激撸网站_草榴邀请注册码_天天撸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母亲变装女友骗奸儿子
 

    母亲变装女友骗奸儿子

    时间:2018-08-05 来!别客气,我妈去英国游学,我爸去大阪出差了。」真一进入玄关脱 下外套微笑的对木唯子说着。 木唯子是他刚认识的女朋友,长相虽然不是很惊豔的女孩,只是很普通的 可爱女孩,但不知为什么真一对她有说不出来的亲切感觉,虽然认识不久,也 就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 真一轻抚着木唯子滑嫩的俏脸,女孩显然很怕羞,小脸倏地通红,可爱的 两片薄唇更令真一冲动的直接凑上前亲吻。 「啊…呀啊…」木唯子似乎有点承受不住真一的亲吻,不好意思的撇开 头。但真一顺着方向,灵巧的舌头舔着木唯子娇嫩的小脸,勾着她圆润的耳珠 。 「嗯…不要这样…。」好像受不了真一的热情突如其然的攻势,木唯子 有点挣扎的扭动身体,坐倒在牛皮沙发上。 「你来这不就是为了这个吗?」真一看着满脸羞红木唯子,对于她的举动 有点意外。 木唯子害羞得低下头,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她还真的有点拿不準。不 过,他…他真的没看出来?想不到会是这么顺利… 可是,就真的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只有选择这方法。 用变装来当儿子的女朋友。 木唯子微微抬起头,瞧着真一那稚嫩的小脸与他爸爸还真有点神似,双眼 迷濛的木唯子满脸娇羞的点点头,然后任凭真一慢慢脱下自己身上的上衣,露 出白色的乳罩。 但她不禁回想起当初自己做的决定到底是对与错? 时间回溯到几个月前。 木唯子与老公据理力争要出国留学英文,但实际上木唯子是利用这短暂的 假期要好好了解儿子真一。 木唯子烦恼着现在青春期发育长大的孩子真一,除了最近与她没话说之外 ,虽然木唯子也知道这年记的男生多少会叛逆,会不想跟妈妈讲话。但她总觉 得的真一问题不是出在这。 尤其最近常常发生青少年犯罪,木唯子看到这样的新闻报导就越不安,也 就认为跟真一似乎也渐行渐远了,似乎已经无法再以妈妈的身份去了解他。 所以木唯子下定决心,才想去整形外科将自己容貌改变年轻,希望能用另 一种方式多了解儿子。 想不到一切都顺利,甚至还当上儿子的女朋友。 而现在… 「啊…」木唯子自己有点不敢想像,儿子真一正紧吸着她的奶头,而且 他的怪手就隔着内裤按住、抚摸自己的花阜。而令木唯子感到羞耻的是她竟 然在儿子的吸吮之下,身体感受到不可置言的快感。 真一舌头灵活的舔动木唯子粉嫩的奶头,手指抠着暖烘烘的小屄,才琢磨 没几下,木唯子光滑的肌肤彷彿动情似的颤抖不停,真一对她浑身都敏感的程 度,深感讶异。 真一调皮的拉着内裤线缝,来回摩擦着阴部,使裤头深深陷入两片肥沃的 蜜肉里,溢出些许透明的淫汁。 「啊晤…嗯…啊…」 「你的那里…好容易潮湿呢!」见木唯子如此诱人的身躯这么敏感,真 一取笑的说。 「嘻嘻…才碰一下就湿透了喔!」真一掰开两片湿淋淋的淫肉,露出粉 红色的腔道,晶莹的阴核,更显得怯生生。真一的舌头彷彿舔到上等大餐,张 嘴含住那滚烫的花阜,捲着舌尖一阵阵刺激着木唯子温暖潮湿的阴道。 「啊..晤…好舒服啊!」儿子竟然对着她说着淫秽的话,木唯子只觉全 身兴奋的哆嗦起来,连肩膊也不住的耸动,坚挺的双乳上乳头更是硬得发疼。 我…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种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 到底是…到底是… 「啊…!啊…!啊…晤…!」真一紧捏着发红敏感的阴核,舌头在肛 门和阴阜之间的会阴部份不停的舔弄,粗长的中指硬抠湿漉漉的阴道。儿子如 此玩弄自己的蜜处,木唯子除了肉体感到兴奋之外,内心里对不起深爱自己的 老公的罪恶感也由然增加。 但…但这一切都是为了他。 为了真一,为了我最爱的儿子。 彷彿跟内心下定决心,木唯子转起身子,双手颤抖的握住儿子真一粗壮发 烫的肉棒,缓缓的将儿子的肉棒含进去自己的小嘴里。 现在…我不应该想太多的。木唯子细心舔舐的龟头,全心全意的服侍真 一,搓着儿子真一粗壮的肉棒,木唯子甚至错觉到压在自己下体的男人,真的 是自己认识的儿子吗?坚挺的阳具,紫黑巨大的龟头,鼻子嗅着都是成年男性 体味。以及,从自己花阜里传来那骚痒的滋味。 儿子也是个实实在在的男人啊! 木唯子全身发烫,嫩红的蜜肉已经沾满了晶莹的淫汁,握住儿子坚挺的鸡 巴慢慢抵在自己肥沃多蜜的淫肉缝。 彷彿触电似的,儿子的龟头碰到两片瓣肉,木唯子更是漾起一股异样的感 受,忍不住呻吟,或许母子间真有心有灵犀,真一的大手紧紧扳开木唯子圆翘 的屁股,也发出一阵呻吟。 「噗滋滋!噗滋!噗滋!噗!噗滋!噗滋噗!噗滋滋!滋滋!」 木唯子只觉儿子火热的肉棒抽插在自己的淫屄,竟带来无比动人的滋味, 虽然脑海里极力排开自己被亲生儿子肏的事实,但每当粗硬发烫的阳具撞击在 自己的深处,那骚痒的淫穴总会一再告知,淫蕩的小屄正在被亲生儿子的肉棒 一次又一次的插,而且不知羞耻的努力想夹住粗壮的肉棒,竟只要多享受一刻 快感。 真一头一次在女人的肉体得到无名的兴奋,肉棒顶在木唯子温暖潮湿的阴 道,那一层层皱摺,使敏感的龟头才一插入就有想射精的念头,但真一看到木 唯子一脸陶醉神情的模样,更使真一有种强烈冲动想要完完全全的佔有她,征 服她。 所以,真一忍耐的只想在木唯子的肉体里多呆一刻,不仅是单纯的对女人 的征服,每当阳具深深插入木唯子的体中,当俩人合而为一,静止不动,肉体 交缠的热度,彷彿木唯子与他好像有很亲密的关係,甚至真一想要世界永远停 在这一剎那,永不停止。 第一次,真一觉得木唯一不只是单单可爱而已,她的每一种动作,神情简 直超乎她这年纪所该有的。她是如此的美艳动人,更令人好想永远拥有她。 「不行了…呀!…啊…」木唯子桃红色的肌肤上渗出无数的汗珠,一 波波的高潮从阴户里涌出,鼓鼓的淫汁由肉棒与肉屄的缝隙溢出。木唯子娇喘 不堪的趴在真一的身上。 木唯子头脑一阵空白,她只记得自己竟然在儿子的抽插之下,有了好几个 高潮,而且在心里竟然泛起幸福的滋味。 真一被木唯子热烫的蜜汁一浇,早已忍耐到界线肉棒更是深深插进木唯子 的深处,精浆早就喷射而去,彷彿如热泉般射进木唯子的子宫里。 突地被儿子的精液一喷,原本在高空迴荡幸福滋味的木唯子,感受到儿子 精液毫无保留的奉献。全身更泛起鸡皮疙瘩,她感到不止只有不道德的罪恶, 被儿子的精液灌满整个子宫的那种刺激异样感,更让她回味无穷。 啊…我真是个淫乱的母亲啊!儿子的精液在我的体内,我竟然觉得意犹 未尽。 木唯子双眼失神了许久。 过了片刻,木唯子焦聚回复正常,看到真一似笑非笑的表情,木唯子顿时 满脸羞红:「我先去洗个澡。」顾不得身上光溜溜,手掩着自己湿淋淋的下体 ,深怕儿子的精液流出,一手遮着两粒嫩奶子。 「好啊!」真一满脸微笑看着木唯子光滑如缎的背影离去。 真是好可爱的女孩,真一回想到床上她那样鲜豔迷人,与平时文静清纯的 模样,令人不敢相信是同一人,真一越想越喜欢木唯子。 「咦?」真一拿起置在桌上的女用皮包,令他吸引注意的是挂着旁边的一 只小猫熊钥匙圈。 「这…」真一拿起那只小玩偶钥匙圈,眼神若有所思。 「沙啦啦啦啦啦啦!沙啦啦啦啦啦啦!呀啊啊啊!」 强劲的热水顺着花洒沖在木唯子的头上,水雾打在脸上,木唯子瞇着一双 小眼毫无意识般洗涤身上刚与儿子交欢合作的痕迹,坚挺的奶子上到处都是儿 子留下来的齿印,就连粉嫩的乳头都被咬得出血,圆翘的两片屁股也留下红肿 的手印,毛茸茸的阴屄更是黏稠的一塌糊涂。 不过,木唯子似乎都不在乎身上的痕迹,她只想藉着热水,让她被勾起的 欲情能恢复短暂的平静。 ================================== 「什么?」 「那女孩是你女朋友!?」 「好狡猾啊!真一,长得好可爱喔!」 「啊哈哈…请多指教,我叫木唯子。」木唯子本就长的一脸可爱样貌, 齐肩的秀髮,穿着一身毛皮翻领大衣,里头搭着白色圆领长袖,令坚挺的乳房 则显丰满,修长的大褪搭上黑色的紧身窄裙更显白润光滑,使得木唯子原本就 十分清纯的打扮,更透露出些许性感。 真一与木唯子和真一的朋友三人进到咖啡厅闲聊。 「你们在聊什么啊….」木唯子看真一去厕所后,三个人彷彿揭开话匣子 ,不由得好奇的问。 「喔!没有啦!是真一之前跟我们说他跟他妈妈讲话的时候,不知为何会 变得很紧张。」 「咦?为什么呢?」木唯一本来就是为了关心儿子的情况,才变装当他的 女友,听到这句话更加好奇。 「他说他自己也不知道。」 「可能是恋母情结吧!」 木唯子听到这番话微微脸红。那我该高兴吗?木唯子自己都对这想法有点 感到不好意思。 「不…才不是这样…像我的话,是根本不知道要跟我妈说什么?男生都 会有这种情形吧!」 「喔…这样子吗?」木唯子托着腮有点疑惑问。 「嗯…没错。我跟其他女生说话就很自然…啊!糟糕!别再聊这话题 了!」 「咦?」 「真一从厕所出来了,被他听到的话会生气的。」 真一微笑的对着木唯子说:「我们差不多该走了!」 「啊…那今天轮到我帮你出钱了!」木唯子起身正要拿起自己的女用皮 包。 咦? 挂在皮包上的钥匙圈呢! 怎么办!?那是真一小时候亲手做给我的… 「快一点啊!木唯子!」听到真一的呼唤,木唯子顿时一惊,心想:「好 危险啊!虽然掉了很可惜…但幸好没他发现。」 ================================== ▃▃▃▃▃ HOTEL ▃▃▃▃▃ 「你家里…不是没有人吗?」木唯子不解的看着真一,「干嘛还来这么 贵的宾馆。」 「因为那里…有我家人的气味。」 「……」 木唯子温柔的看着真一稚气的脸孔那带着些许不安的表情,她心想:「真 一好像知道今天是我最后一天陪他。」 「啊!」木唯子一声娇呼。 因为,真一突然向木唯子光滑的身体摸去,手掌慢慢抚摸她的幼嫩肌肤, 沿着丰挺的两粒奶子,往乳晕的中间捏着她娇嫩的奶头。 木唯子全身赤裸一片雪白,唯一只剩下黑色的紧身窄裙,将两片翘臀紧紧 包住和一双白色棉袜裹住两只精巧可爱的脚指丫。 真一用温柔的双掌慢慢摩擦木唯子赤裸的娇躯,每根指尖彷彿要细细的探 索木唯子每一吋肌肤,每一吋彷彿都要深深记在他的脑海里。 木唯子的肌肤就很敏感,被这一抖弄,原本的桃红色的肌肤更如烈阳般, 炙热烫人。木唯子只觉儿子的双手好像贴心的情人,缓缓的,缓缓的带动,勾 引自己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心脏更是不争气的绷绷跳不停。 看着儿子细心的神情慢慢的抚弄自己,木唯子除了感动外,更有一种莫名 的羞耻感,自己的身体被儿子这样的赏玩,被来应该很生气,但为什么?被儿 子这样抚摸欣赏,内心的想法除了高兴,还更希望能够多点注视呢。 儿子啊,妈妈不是下贱的女人,妈妈只希望,只希望能跟你多时间在一起 ,不要对妈妈有陌生人的感觉。所以妈妈…妈妈愿意为你付出,只愿你多爱 妈妈一点。 真一缓缓褪去木唯子紧身色的窄裙,双手来回抚摸光滑圆嫩的屁股,真一 手掌慢慢挤压木唯子软如棉絮的阴阜,两朵美丽的花瓣随着主人的起伏,时而 鲜豔,时而羞涩,唯一不变的是那一波波涌出的白稠淫汁。 「呀…!」木唯子趴在粉红色的大床铺床,娇豔的屁股高高扬起,隔着 明亮的镜子,儿子的身影就在自己身后爱不释手的逗弄,时而品玉,时而弹琴 紧抠,一切的丑态全在儿子的掌握之中。而更让人害羞的似的,自己更恬不知 耻的紧盯着儿子玩弄的每一幕,看着自己淫蕩的阴屄不停的流出蜜汁沾满儿子 的一双巧手,自己竟然有无上的满足感。 「你看镜子!这里看得很清楚吧?」真一两手用力扳开两片肥沃的阴唇, 露出粉红色的腔道,上头沾满湿漉漉的露珠,而充血的阴核更是肿大成如珍珠 一样。 「啊…呼呼…呼呼…」木唯子瞧着自己镜子里两片白晰的屁股毫无羞 耻的大大撑开,儿子两手更是掰开自己两片鲜豔的花唇,清楚的看见自己私密 的阴道,甚至都能感觉到空气的风吹向敏感的腔道里。自己都能感受到阴屄里 湿润的热气,不住的往外冒出。 木唯子彷彿中邪般紧紧盯着镜子自己的在儿子面前的淫态,她胸中涌起 一股涛天的慾火。 「我…我也要帮真一。」木唯子全身香汗淋漓,可爱的俏脸此时彷彿上 了一成豔丽的神光。 木唯子动作缓慢的爬在真一的胯下,坚挺娇嫩的一对奶子夹起真一粗大的 肉棒,用柔软的乳房摩擦粗硬的肉棒,为了自己亲爱的儿子,木唯子毫不忌讳 的不再理会自己是他妈妈的身份。随着乳房包夹阳具摆动,彷彿是性交般的动 作,木唯子低下头含住儿子紫黑的龟头吸吮着。 「啾啾啾啾!」木唯子香舌捲动似的插进龟头上敏感的马眼里。 「啊….晤….啊….晤!」真一有如被亲到致命搔处。就原本插在木 唯子淫屄和肛门的进出活塞的手指,只能勉强搁着。 「我…我不行了!唯子。」 木唯子听到亲爱的儿子高兴的喊声,更加快两粒柔软奶子的摩擦速度。小 嘴更是紧紧含住紫黑的龟头,深怕它跑出去。 「噗滋!噗滋!噗滋!」夹在一双椒乳中间的阳具彷彿积聚许久的精液, 浓稠黏腥的精浆喷射而出,「咳啊!」呛得木唯子想把亲生儿子的精液吸光功 亏一篑,因为第二波精液犹如脱疆野马般的狂喷,把木唯子可爱的小脸蛋布满 着黄稠的精液。 「呼呼呼…真一的肉棒完全没变小。」木唯子惊讶的握着真一的大肉棒 竟然还是粗硬坚拔。 「因为我还不满足啊!!!」真一彷彿变成疯狂的野兽,抱起木唯子娇小 的身躯,粗大的肉棒顺势插入木唯子温暖潮湿的淫穴。 「啊!!!」木唯子双手无力的撑在床铺上,高高噘起的屁股正一波波被 她亲生儿子猛烈撞击。 真一胯下的肉棒好像要与木唯子的耻肉深深连在一起,每次的插入,翻出 一片片肥嫩的美肉犹如充血蚌肉,就连真一的蛋蛋更想要全都挤入阴屄里。 感受到儿子对自己肉体的热恋,木唯子是作梦都没想到,只是想多了解真 一,想不到会演变成这样,看来就算改变岁数,还是没法理解他的想法。 「啊…啊…啊…呼呼…呼…」随着她儿子肉棒的强烈攻击,木唯子 的一对奶瓜乳彷彿无根的浮萍荡来荡去。而她阴屄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需要火 烫硬的肉棒,整个骚穴在她儿子的阵阵深入之下,木唯子彷彿无可止境的包容 。 「晤啊!再…再用力点…啊…」木唯子高亢的呻吟,喊出内心的渴望。 而木唯子搞了半天只明了一件事,哪就是她可以相信真一没有变坏… 「不行了!我要去了!」木唯子彷彿使尽所用力气般喊出,让心中的慾火 就在这次一次去了!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真一也使出所有的精力,把精液一泡一泡 的往木唯子的子宫深处喷发。 最后,木唯子确实感受到儿子喷发的每滴精液,并且满满倘佯在阴屄里, 随着真一肉棒的抽出,滚滚的精浆彷如长江溃堤,由肿红的花阜沿着会阴流到 肛门渐渐地凝聚在床铺上,留下真实的痕迹。 虽然如此,但也够了,再见了!真一! 隔天一早,当真一看到眼前桌上的纸条: 『对不起,我暂时不能再跟你见面了!虽然相处很短, 但真的很谢谢你,木唯子。』 真一神情有点落寞的说:「谢谢…」 ================================== 暮色西沉,从真一家的不远处传来嘎啦,嘎啦,嘎啦的声音。 一名长相美丽的女人,梳着一头清秀流行的短髮,脸上笑吟吟,脖子上繫 着咖啡色的毛巾正推着行李箱过来。 「我回来了。」虽然木唯子回复原貌,但见到儿子的那一剎那间,回想起 之前的往事,总不禁有点脸红。 「喔!辛苦了!」 「你爸说他七点左右到家。」 「是吗?」 「你的英文变好吗?」 「嗯,进步不少…」木唯子有点心虚的点头。 「真一你呢?」 「看起来蛮有精神的嘛!」 此时,木唯子站在吧台后方,与真一聊天。但她惊讶的发现,桌上竟然摆 着那失蹤不见的钥匙圈! 你早就发现了吗?真一。木唯子心里大大的震惊。 木唯子倏地感到小脸有些发烫,有点不自在的说:「你…过得好吗?」 「嗯…这个嘛…」真一趴在餐桌上,神情有些落寞,感慨的说:「我刚 被女生甩了。」 木唯子脸色微红,讶异的瞧着真一,但随即释然。木唯子的心底不禁温暖 了起来,不仅仅是真一对她那一份特别的感觉,还夹杂有母子间的亲情。 真一,这件事,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喔。」 「原来你交了女朋友啊!」 夜晚,漫天的星空照耀,一个平凡的家庭就这样寂静的度过。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肛门用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