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榴社区地址_要狠狠撸_刺激撸网站_草榴邀请注册码_天天撸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第五十章
 

    美少妇的哀羞 第五十章

    时间:2018-08-09 欣恬伏在桌上、双臂紧搂胸口、悲羞的抬起脸向他们哀求,这些人都是以前和她有说有笑的同事,虽然爱慕着她的美丽,但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会像野兽般强姦自己。   「妈的!以前当你是玉女!女神!公主!梦中情人!看得到吃不到!……没想到你这么贱!老家伙也好!连狗你都可以?!……」相貌丑陋、五短身材,在欣恬和DAVID面前一向觉得自卑的俊堂,不断用难堪的言语羞辱她,还每说一句就赏她一个巴掌,虽然下手不重,但吹弹可破粉颊还是被他打红了。   「我没有……呜……别……别打……不是那样……」秀髮披散的欣恬被打得头一下歪左、一下子斜右,泪珠连串的滚下,或许是吓呆了,她竟忘了还有一双手能护着脸,只会边哭边反驳、却任由俊堂打她耳光。   「好了啦!别再打她了……」启辉不知是看不忍心还是故意扮白脸,挡到欣恬前面,强行将一脸变态亢奋的俊堂推走。   「不行!我还要修理她!可恶的贱货……」俊堂仍激动的要冲上前去,他未曾在女孩子面前那么优越过,何况还是令他魂不守舍,每看她一眼都要自卑自恨许久的梦中情人!   「呜……」欣恬委屈的伏在桌上哭了起来。   小范更过份,竟然逼着她道:「都是你害俊堂哥哥生气!还不向他道歉!说你以后不再偷人!只认我们三人当亲老公!」   「我……没偷人!……就算有也不关你们的事……你们没权力这样对我!」欣恬愤恨的噙着泪的大叫。   「可恶的婊子!我也救不了你了!大家一起扒光她!留内裤就好!你等着被疼爱吧!」小范用力压住闻言后想挣扎的欣恬,其实她离被扒光的状态也没差太多了!   「不!你们没权力……这样!……住手……呜……」在一声声悲伤凄惨的哀叫中,卡在玉腕的袖扣硬是被扯脱,衣衫真正离开了身体,接着是窄裙被拉掉,乳罩也扔到地上,光溜溜的美丽胴体除了小得可怜的内裤外,就只剩那条还缠在两边足踝的肉丝袜。   「你们……住手……」看着几近全裸的自己、欣恬不顾一切踢扭,为了制服她,三个大男人搞得脸红耳赤,加上兴奋过度,身上的衬衫全被汗水湿透了。   「可恶!你们先捉好,丝袜别管了,看我怎么教训这个贱人!」小范喘嘘嘘的叫道,待其他两人制住欣恬后,他迅速的脱下衣裤鞋袜,结实的身体只穿一条从股缝到前面都被汗浸湿的红色三角裤。   「干!叫我们抓着她,你自己却脱成这样,莫非你想先上?!」俊堂不满的叫道。   「放屁!还没玩够看够前,谁都不准上她!」小范回骂一声,接着就跳上了桌,用力扭住欣恬的头。   「放开我……」欣恬还想挣扎,一片冰冷的金属却贴上她发烫的脸颊,原来小范手里多了一把亮晃晃的利剪!「……」这样的恫吓果然让欣恬安静许多,不过一双美目仍愤恨难平的瞪着小范,一脸不认为他敢伤人的神情。   「你一定以为我不敢在你身上动刀是吧?嘿嘿!……杀人我不敢,但弄些小伤或剪掉一些多余的东西,我绝对作得出来,相信你也不敢向人去说是被谁弄的吧?」   小范的话果然让她陷入不安和恐惧,没错!要是被他弄伤也不能告他,否则那些羞耻可恨的事就会一件接着一件被挖出来,到时根本没脸再见DAVID。   看到欣恬目露惧色、欲哭无泪的凄惨模样,小范知道她的意志已摇摇欲坠,于是又再趁热打铁的威胁道:「在那里留下伤疤比较好呢?你来告诉我好了……嗯……不好,留在脸上太可惜,会弄丑,还是把你的头髮剪光如何?」说着剪刀突然移到她发尾,「喀嚓!」一声剪下一撮乌黑的髮丝!   「不要!……求求你不要……」欣恬终于仓皇哭泣的哀求起来,小范得意笑着,慢慢将那撮乌丝洒在她爬满泪痕的俏脸上。   「还要继续剪吗?在你头中央剪个洞如何,变成地中海好不好?你们说好不好?」小范把剪刀移到定位,作势要剪下,还故意抬起头问其他二个人。   「好!好!好!剪成地中海好!」   「全都剃光也不错,连下面的毛都刮掉把她丢在这里,明天叫她英俊的未婚夫来认人好了……哈哈哈……」   其他二个人见欣恬屈服的样子,也兴奋的跟着起哄嘻笑。   「不要……不要剪我头髮……求求你们……不要……」两排泪珠不受控制的滚下来,欣恬可怜兮兮的哀求着这三只禽兽。   「怕被人发现……那来修剪阴唇好了,虽然很痛,但剪好后变漂亮,会有更多男人会喜欢你哦!……你们谁去拿绵花和消毒酒精过来!」小范的话让欣恬更是吓得几乎失禁,因为他刚才真的剪下她一撮头髮,说要剪她的阴唇也不是全无可能。   「我去!我知道这里有一个急救箱。」启辉竟真的转身要去拿。   「别……别那样……」她惨白的双唇不住发抖,勉强挤出几个字就没办法再说下去,只会一直抽咽和落泪。   没多久,绵花和消毒酒精已经放在桌上,欣恬光看就想到阴唇被剪时不知有多痛,一副想哀求又吓得无法开口的凄惨模样,三个男人看在眼里,心中更加充满了征服快感。   「乖乖听话,就不要剪你好吗?」这时小范凶狠的态度突然又一百八十度转变,把剪刀放在一旁,扶起她上身,温柔的在她耳边问道。   「嗯……」欣恬咬着唇不自然的点了一下头,委屈的泪水煞时如水龙头打开般倾洩而下。   「好了!别哭,都说不剪你了,过来我这里!」小范将屈服在他淫威下的美人拥入怀里,慢慢缩紧臂弯抱住……   「哦……好软……感觉真好……哈好久了!今天终于……」   温香暖玉般的滑肌玉骨入怀,让小范感动的差点哭出来,早上和刚刚都是在急色的心情下动她,根本没好好欣赏和爱抚这梦寐以求的佳人胴体,此刻她已乖顺如小羔羊,看来今晚将是个激情淫乱的春宵。另外二个男人在经过情绪稍微冷却后,也已想好要怎么享受这顿美肉,而不像一开始那么冲动只会乱亲乱揉,于是三只色狼磨拳霍霍、準备在他们梦寐以求的佳人身上大展身手。   对女人有些心得的小范,虽然柔声安抚着欣恬的情绪,动作却十分不老实,一张大手捧着丰满的乳房,把奶头夹在指缝间轻揉慢弄,另一手则伸进她紧并的大腿间,企图往女人身体最私密的地方移动。   「嗯……」欣恬不安的扭了一下身子,清丽的脸庞幻化出哀羞却又迷惘的神韵。   看着她动人的肉体和表情,在另一头的俊堂忍不住红了眼眶,喃喃自语的念道:「好美,这就是我每天……每秒,都在想的身体……我是不是在作梦……」他发抖的拉掉挂在欣恬腿上的丝袜、肥肥的手捧着美丽纤脚仔细抚摸,感动得泪滴还落在她雪白脚背上。   「你他妈有没有搞错?!玩别人的未婚妻还会掉眼泪哦?!真佩服你……」看到俊堂这副熊样,启辉不禁好气又好笑的骂道,其实他心里头的震憾不比俊堂小,以往作白日梦时常想着欣恬没穿衣服的美态,而事实证明!她的身体还比他想像中美上一百倍,不!是一千倍!   「我们一起来吧……看看更重要的地方……」小范也觉得此刻像在作梦,一个活了三十年最绮丽的梦境,他双手缓缓推开欣恬併拢的大腿,另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帮忙拉脚。   「哼……」欣恬没抵抗,只是微喘着气、彷徨看着自己的腿被分开,展露出包覆在薄裤底下的肥软私处。   「……这……真是……太可爱了……」俊堂的声音抖得夸张,光是欣恬裸身的样子,就足以让他回味一辈子打手枪了,更何况还能看到几乎从裤缝边穿梆得桃源美丘,此刻心中只觉人生是如此美好,昨天以前这还是个梦……   「已经湿了……」启辉的声音没好到那去。   不能怪这些男人兴奋,因为在她贲起的丝质裤底上,有颗晶莹的小露珠慢慢渗了出来。   「真的湿了……我快受不了了……」俊堂伸出手指沾住慢慢上提,在指尖和裤底间形成一条细丝。   「呜……不要这样……」欣恬感到万分羞耻,芳心怦怦的乱撞,两腿也想合起来。   「乖!不准乱动!」身后的小范用力搂紧她身子,一张大手加重揉着她的乳房,欣恬一声酥吟,稍稍夹合的腿又软绵绵的向左右分开。为了怕她害羞又再乱动,小范索性将她抱上腿间坐着,然后用膝盖顶开她双腿,活像爸爸端着小女孩撒尿似的。   「别……这样……好……丢脸……」刚回过点神的欣恬发现自己处境,不禁红起脸、难安的在小范怀里轻轻挣扭。   「别怕羞……你不记得我们是好同事吗?我们三个会好好疼你的……」小范无耻的说着,两张大手捏球似的把玩滑溜肥嫩的奶子,焉红的乳头被他搓得尖尖翘翘。   「哼……哼……不要了……」愈来愈无力反抗的欣恬,不觉中已把娇躯的重量全给了男人。   「愈湿愈大块……身体真的好敏感……」在男人指尖揉弄下,原本只是一个小点的湿渍,现在已经扩大成细橄榄形状,印在雪白的裤底显得格外醒目。   「用这个画她的小豆豆不知道会怎样……」启辉从散落地上的文具中拣起一支超细字原子笔。   「我!我来!」俊堂眼睛一亮!马上激亢的抢着要作。   「别想!是我想到的,当然是我来!」启辉那肯将这种好事让人,只见他用力挤开俊堂,兴奋的靠近欣恬两腿间,「好老婆……哥哥先让你舒服一下……」说着已用尖细的笔尖延着湿掉的地方迂迴往上划……   「哼……哼……不……不……好痒……不行……」欣恬像猫儿在哭般扭着屁股,包覆在薄丝裤下的肉花彷彿也在蠕动。   「碰到豆豆要告诉我喔!不然痒死你我可不管,知道吗?!」启辉像骗小孩似说道,细细的笔尖已快到达耻缝顶端位置,欣恬的呻喘和颤抖也愈来愈激烈。   「再往上一点点!大概就是这里了吧?」   刚这么想,就听到欣恬彷若遭电流不断殛到似的哀叫:「啊……碰到了……好痒……可以了……已经……碰到……了……」她像辛苦又似舒服的张着小嘴直哆嗦、手被小范捉住无法挣扎,不断在男人怀里挺动腰臀!   「嘿嘿……是这里对吧?好好享受我的服务吧……」启辉恶虐的加重手劲,尖细的笔头完全陷进柔软的裤底、还慢慢旋转……   「啊!不……不行那样……呀……好……好麻……不要再弄了……呜……求求你……」欣恬只觉得全身最敏感的神经都集中到那一点,虽然很多地方都用力到抽筋了,却还比不上私处传来的酸麻痛苦。   三个男人见她反应如此激烈,更是亢奋的无法言谕,启辉在她最脆弱的地方划起圈来。   「啊!……不要……不要……」欣恬雪白的肉体狂乱挺扭,不过小范熟练的制住她手腿,不让她有丝毫闪躲的余地!   「喂!你们看!湿得好快!真他妈淫乱……」在笔尖又麻又刺的揉弄下,湿掉的痕迹正以倍数扩大,不消多久裤底就全沦陷了,启辉却仍沉浸在挑逗发硬肉蒂的奇妙乐趣中,搞得欣恬活像被凌迟般哀叫连连。   「受不了了!我也要弄!」在一旁看到无法控制的俊堂,也随便从地上拾起一支笔加入虐戏,由于阴蒂的位置已被启辉先占走,他就在下面大约是肛门的部位乱划起来。   「啊!!……啊……」   欣恬顿时陷入更悲惨的境界,她下体除了麻和痒两种刺激外,就再也感受不到其他知觉,强烈的快感使得子宫和膀胱一起痉挛,没多久被左右架开的双腿一阵踢抖,热腾腾的尿当场自裤底和腿根接缝处冒出来。   「尿……尿了……竟然……尿了……」三个男人震撼得无法言语,不约而同停下动作、一脸无法置信的看着,他们虽然知道这样刺激一个女人尿尿的地方会让她十分难受,但弄到她尿出来却是始料未及的事!   「呜……哼……呜……」欣恬咬着唇、虽然难堪,却没这些男人想的那么不好受,因为被弄到失禁这已不是第一次了,尿液延着桌缘淅沥沥的落到地上,一直等到没再流出,他们三人才困难的嚥下口水,不过仍激动的无法说话。   隔了半晌,俊堂才兴奋结巴的说道:「好……好可爱……在我们面前尿尿了……实在太爱你……我要看你刚尿完的小穴……长什么样子……」他眼里燃烧着疯狂的慾火,两手发抖的抓住欣恬腰边亵裤往下拉,小范也配合着将她两条玉腿放直。   「怎么……脱人家裤子……」神智已有点迷乱的欣恬虽然没挣扎任由他们摆弄,但还是发出了微弱的抗议。待俊堂脱去她最后一道遮蔽后,小范像揭开宝藏般、缓缓将她双腿再度分开……   「哇……」   在欣恬的羞鸣和男人兴奋的欢呼中,濡湿的耻户已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里,小小的肉洞不安的缩合、稀疏的阴毛乱成一片。   「好美……好美啊……呜……太好了……」俊堂原本还喜孜孜的瞪大双目,一转眼竟神经质的哭出声来,眼前这位一丝不挂,把身体最隐密私处展示在他面前的美女,正是一直以来被他视为天上星辰,以为这辈子只能看而永远摘不到的梦中情人……   「可以让我们摸看看吗?」可恶的小范明知欣恬根本没权力选择,竟还残忍的问她。   「我……不知道……」欣恬低着脸嗫嚅回答,弯弯的睫毛不住在颤动。   「女生说不知道就是喜欢啦!我们成全她吧!」启辉毫不客气的伸出禄山之爪,手指压住肥美的耻阜往两侧拉开。   「不是……我没那样说……」看着最私密的地方被人淫秽的翻出、殷红複杂的构造给看得一清二楚,欣恬还是忍不住发抖的哼了起来,她这种羞怯消极的拒绝,只让三名男同事更加激亢,当场几只手一起狎玩她毫无遮蔽的下体。   「这是尿尿的地方吧?……你都从这里尿的是不是?」俊堂拨开两片娇嫩的小肉唇,粗鲁的压开尿孔问道!   「嗯……是……」可怜的欣恬在他逼迫下胡乱回答。   「哪一个洞是用来放肉棒的?」接下的问题更令她难以启唇。   「快说啊!用来放男人肉棒的是哪一个洞?」小范用力抓揉她饱胀的乳房逼问。   「啊……是……阴道……那个洞……」脑袋一片混乱的欣恬失神的喊出来!   「哈哈哈……连『阴道那个洞』这种不要脸的话都说得出来……亏你还是个美女呢……哈哈……」三个男人可恨的笑成一团,喘着气的欣恬回想刚刚出口的词彙,当场羞得无地自容,但身体却背叛理智的热起来。   「你说的是这个洞吗?」俊堂突然把手指插进湿漉漉的小洞里。   「哼……哼……不知道……你别那样……」欣恬酥了似的哼喘着。   「都被我们看光了!你怎么对得起未来的老公啊?……」俊堂愈问愈变态、手指啾啾啾的插送起来。   「我……我不知道……你别……这样……啊!……」招架不住双重凌辱的欣恬、激颤的甩摆长髮!   「说啊!你这个样子!DAVID要怎么办?!」   「我……真的……不知道……你别告诉他……求求你……」她活像条虫般在小范怀中扭动、喘着气哭泣乞怜。这样的动作却挑起小范更大的慾火,当场粗鲁的将她脸扭过来,一张湿嘴就强吻上去。「唔呜……唔……」欣恬不但没抵抗,还努力的动着滑嫩香舌配合,饥渴的嫩屄仍被俊堂残暴戳弄着,一波波猛烈的空白让她彷若置身无重力空间。小范狠狠的吸够了本,才鬆开嘴舔着唇角、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   「说!!除了我们三个外,你还跟谁乱搞过?!」欣恬一能启齿,启辉马上继续逼问她问题!   「哼……嗯……啊……」她正被俊堂抠屄抠得辛苦,根本没力回答,只是一直呻吟乱叫。启辉显然十分不满她的态度,一把扯起她头髮喝道:「问你还被谁搞过!你不会说是吗?!」   「裘……裘董……」她激动的喘着气断续说道!   「干!贱母狗,连老头你都肯给……」俊堂忿恨叫着,手指插送的力道不觉加重了几分,身后的小范将她两条腿往后拉,令下体淫乱的仰天展示,也更方便手指进出。   「啊……别……那么……大……力……啊!……」欣恬快疯似的战慄着,看着自己丰沛的穴水「啪滋、啪滋」的被俊堂手指汞出来!   「只有一个男的吗?!」   「还……还有……还有……董事……」遭玩弄到根本无法思考的欣恬被人一问就答了出来。   「什么?!还有董事!!」三个男人异口同声的惊叫,他们原本只以为裘董和她有一腿,没想到竟从她嘴里知道还有其他男人。   「可恶!说!是哪一个猪狗董事?」俊堂愤怒的用力抠挖阴道肉壁。   「呜……很……很多……董事……ㄠ……痛……啊!……」欣恬翻着白眼激烈痉挛,对于男人的残酷逼问毫无抵御能力。   「干!她说不止一个董事上过她啦!妈的!真是个贱货!!」在俊堂的咆哮中,欣恬阴道一阵紧缩,活生生在三个男人联手淫辱下洩了身。   ※※※※※   「再来是屁眼了……嘿嘿……一定要仔细看清楚她的屁眼……」没休息几秒的欣恬转眼又被他们推高下体,两条美腿屈举在半空中。这会儿换启辉上阵,只见他奋力扒开雪白股间上的淡色菊花,如此一位清秀美女,竟遭人羞辱到连肛肠里的粉红肉壁都看得一清二楚!   「真噁心的肉洞啊……」三个男的同时凑近去看,一想到这是梦中情人排泄用的小洞,就兴奋得直喘气。   「呜……别这样……」欣恬细声饮泣着,两条小腿不安的踢动。   「别乱动!看这里。」小范推高她的后脑,迫她看着自己被剥开的菊花洞,欣恬顿时从耳根羞红到脖子。   「看好!我要用舌头舔这个骯髒的肉洞,你要好好感激我吧?」启辉故意将舌头伸长长的,看似灵活的舌尖慢慢往她的肛门接近……   「呜……不要……」欣恬微弱的摇着头,大颗大颗的泪珠自眼角滑落,心里却矛盾的兴奋起来,「……好痒……呀……讨厌……」男人恶虐的舌尖狡滑的绕着着括约肌周围打转,一时间难受的搔痒传遍全身。   逗了一会儿,启辉亢奋的抬起头道:「还没呢!都还没舔到洞洞就爽成这样了……」语毕又埋嘴下去,这次是将舌尖直接插入肛洞里旋转,欣恬只感到强烈快感如排山倒海般从下体直冲向脑门。   「啊……不……不行……好……好痒……啊!……」她尖叫着扭动白屁股,下体因让人推高压住,根本无从抵抗,只能眼睁睁看着股沟被舔,没多久启辉换了位置,将屁股转到另一个方向,要欣恬也必须为他舔骯髒的屁眼,一对无耻的男女就啾啾滋滋的互吃对方肉洞,被快感沖昏头的欣恬表现得比男人还卖力,启辉还被她弄得差点跪不住。   「你的屁眼这么敏感,一定没被插过吧?」小范趴近欣恬的脸问道,此刻启辉的屁股仍坐在她嘴上舒服的扭动,股沟濡满她的唾液。   「嗯……」半张脸埋在男人股间的欣恬迷糊的摇着头!   「摇头是被肉棒插过了吗?」小范讶异的大声问道!   「嗯嗯……」欣恬又努力的点头。   「妈的!起来!」小范顾不得启辉还在和她享受着69乐趣,就粗暴将她从启辉屁股下拖出来!   「给我说清楚楚!谁搞过你肛门?是DAVID吗?!这个斯文败类!看他平常一脸正派!我呸!竟然也喜欢这么变态的事!你说!是不是他?」小范用力扯住欣恬秀髮、把她头左右摇着!   「啊……别……好痛……」   「怕痛就快说!」他毫不怜惜的加重手劲,心理最不平衡的俊堂也插一手,残忍的用原子笔尖刺她柔软的脚心协助拷问。   「啊!……痛……会痛啦!……呜……人家说了……是……裘董……裘董他……硬要的……你们住手……我说了……呜……」   「干!没想到好的都让那老色鬼先吃了!妈的!这死贱货!以为她纯洁又高雅,没想到连屁眼都不是原装……」俊堂丢下原子笔忿忿的骂道。   「嘿嘿……原不原装无所谓,不过既然她第二个洞也有经验,那我们就别浪费,今天来个人肉三明治如何?」一旁的启辉倒是兴奋了起来。   「什么人肉三明治?」俊堂一脸茫然的问道。   「白癡!看就知道你没玩过几个女人,我和小范先示範给你看。」启辉语毕转头向小范道:「小范,要不是你,我们兄弟也尝不到这只天鹅,所以紧的肉洞就让你先享用吧!我用她生孩子的那个洞好了……」   「好兄弟!」小范感激的拍了一下同事肩膀,没多久欣恬就被扶起来,娇躯贴伏在启辉精光赤裸的身体上,耻穴也已插进怒筋盘绕的肉棒,上端的菊洞因下面被塞满而微微暴开,这时小范握着勃起的怒棒跪到她屁股后面,湿润的龟头顶着不安的小肉洞轻轻揉擦,「不……那里……不行……」已装入一条肉棒的欣恬哼喘连连的喊着。   「已经有过了,不会很痛的,放心好了。」小范慢慢往前顶去……   「呜……还是不行……不行……」欣恬绷紧臀部肌肉抵抗,在下面的启辉感到肉棒一阵紧夹,爽得差点晕过去。   接下来的几分钟,只要她稍一乏力,小范就趁机挤入一点,括约肌撕裂的疼痛让她几乎昏倒,肛肠就这样一吋吋被巨蛇攻陷,半条肉柱已在里面了。   「哦……好紧……快……受不了了……」在上面的小范和在下面的启辉同声呻吟起来。   「喂……帮忙找看看,有什么能润滑的……太紧了……动不太起来……」小范朝看得目瞪口呆的俊堂喊道,俊堂第一次见识到「人肉三明治」的淫乱程度,心里头兴奋不已,心不在焉的打开欣恬皮包、把里面女孩子家的贴身物件全倒出来。   「用……这个可以吗?」他找到一罐乳霜之类的保养品递给小范。   「随便啦……」小范接过来转开盖子,倒了一大沱在欣恬肛门口和未全插入的怒棒上,慢慢又将剩下的肉肠往前送。   「啊……」可怜的欣恬痛得伏在启辉身上发抖,由于身体被紧紧抱住,根本无法躲避菊洞被插的命运!只好张嘴咬住启辉结实的胸肌来转移痛楚……   ※※※※※   经过十几分钟夹心饼式的开发,小肉洞的痛楚已渐渐麻痺,取而代之的是二处窄穴完全充实的满足感,原本玩她菊洞的小范不久前失守,由俊堂取代他的位置,三个人也由躺姿变成站姿,只见欣恬两脚悬空张着,下体淫乱的插入两条湿淋肉根,为了不让身体下滑,她努力搂住启辉后肩,俊堂在身后捧着她腿弯,继续着人肉三明治的游戏,只是交媾的方式比刚才在桌上还淫乱好几倍。   「嗯哼……ㄠ……不行了……嗯……啊……啊……」她羞耻心沦丧的紧抱着启辉,自己上下动着屁股,两个男人只需捧着她,就能享受到肉棒进出窄穴的乐趣,三人胴体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汗汁交融的滴落到地上。   启辉舒服的喘着气,捧起神情辛苦而满足的欣恬俏脸问道:「今晚……我们还有很多好玩的游戏……所以……不打算让你回去……等一下……要把你绑起来……作更刺激的事……你要不要……打电话……告诉DAVID……说你有事不回家……免得他找你……」   「嗯……」欣恬娇羞的呻吟着,把脸用力埋在启辉肩上,屁股却没停的耸动着。   「电话按好了,你跟他说吧,我们先别出声免得穿梆!」在旁休息小范找到她的手机按了DAVID的号码,拿给欣恬接听,不久电话那头传来DAVID的声音。   「喂……老……老公……是我……小恬……」虽然已努力抑制激亢的生理状态,但有两根粗热的肉棒仍在体内,任她再怎么装声音还是很奇怪。   「小恬啊,你在哪里?」还好DAVID正在路边,杂音很多,没听得很清楚。   「我……和朋友……在……在一起……」她屁股忍不住又动了一下,因此声音变得更喘。   「你在作什么呢?怎么那么喘?」这会儿DAVID才觉得奇怪。   「我和……小茵还有其他朋友……在跳韵律舞……等会还要去洗三温暖……跟……看电影……所以晚上回不去了……住小茵她家……」欣恬从不知道她说谎这么有天份,随便编了一位DAVID只听她提过、却未谋面的朋友矇混过去。   「好吧!今晚我也要去朋友家泡茶,那就不去找你了。」DAVID轻鬆的说道。   「嗯……拜拜……啊!……」欣恬正想快快结束,俊堂却受不了那么久没动而偷偷的顶了一下她的屁股,剎时让她失控的叫出来。   「小恬,你怎么了?!」DAVID紧张的问道。   「没……没事啦……我的腿抽筋……他们在帮我指压……好痛……不和你说了……」   「苯蛋,小心点喔,拜拜!挂电话了!」DAVID怎么也想不到他纯洁美丽的未婚妻,此刻正被两个男同事赤裸裸端着,下面还插着两条肉棒。   「哼……」   DAVID电话才断,欣恬就迫不急待的再抱紧启辉肩膀,香甜的小嘴主动送上去激吻,雪白的屁股比刚才更淫乱的耸动扭摆起来。在她空白只有快感的脑海里,第一次对DAVID没感到歉疚……   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校园的美好回忆